光陰匆匆流逝,日復一日的逝去,留下的只是蒼白的記憶,刻下的只養陰丸是流年裏的故事。走過的浮華,走過的喧囂,到頭來都是驚鴻歎息,所擁有的只是浮生一夢。這一路走來,總以為會遇到一個能懂我瞭解我的人,可那仿佛只是年少時,遠在天邊的雲彩,終有一段時間將它漸漸消散。

似乎,我也變的多愁善感,不知是否是時間讓我變的滄桑。年少輕狂的心,在經歷風雨後,懂得了如何堅強,也明白了人生路上的艱辛與挫折。

每當深夜,寂靜的夜空,閃爍著幾許星輝,我渴望著成為銀河裏的一顆星,靜靜的守候著。房內悠揚的旋律悄然的回蕩,閉著眼睛聆聽,咽喉流過酒的液體,灼熱了心扉,感傷了這深夜的寂寥。

每當靜靜的走在夜裏,感受著歲月如歌,孤影闌珊的惆悵,腦海也總會迴旋養陰丸起時光在季節裏留下的足印。而那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,都是

躊躇的步伐裏,一路漂泊的孤獨,旅途中忽略的景色,當靜靜回想起,又是那麼的留戀,即使那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感傷。

明知世事無常,諸多變幻莫測,也曾想過故事裏感慨的聲音,可卻依然沉醉在那一場相遇的風花雪月,陶醉在昨日留下的種種風情裏,即使都幻成了萬般落寞。而離別之後的悲歡離合,繁花嫣留的孤獨,當再次獨自回想時,守候在心底的寂寥,有幾個人能懂?

我深深渴望能在深夜有人將其相擁,讓脆弱的心能有停靠的港灣,可到頭來,這只是內心的期盼的呼籲與幻想。

抬頭看看夜空,如水的月色,萬千柔情灑脫,我敲打的鍵盤,訴說著自己內心的恐懼。那承載起的思念相寄在天涯,可天涯太過遙遠,遙遠的如歎息聲裏的悵惘,那麼憂傷那麼漫長。

人生淼淼,歲月總無情的將眷戀和溫柔,湮沒在滾滾紅塵裏,留下的哀歎,點綴著塵世的闌珊。遺忘在彼養陰丸岸的輪回,飄零成層層淚影,留在輪廓上的痕跡,再也無法抹去。

總以為我想擁有的,只是努力,只要懂得付出那麼就會擁有。可現在才明白,有些人即使你傾盡所有,他依然只會停靠在他人的臂彎,而不會走進你的世界。不知現在醒悟是早還是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