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2月

80後的我們,都是懷揣著夢想出發,雖然我們始終是平凡中的一員,但卻也在生命中演繹著屬於自己的不平凡的故事。我們讓現實挫敗了一次又一次,依然堅強的努力成長,依然有夢想,只是這夢想越來越荒涼......

我是土生土長的農民,我對將來的夢想沒有多麼的偉大,只是想當個軍醫,即可以當帥帥的兵又可以救死扶傷。只是生在我們那個年代,家境普遍都比較貧寒,並不重視學業,輟學就像是一種“時尚”,被年少的我們盲目的追從著。

1996年,我15歲,也成為了那”時尚“的中一員。對,我輟學了。我背離了自己最初的夢想,背馳而行的讓距離越來越遙遠。對於沒有學歷,沒有資本,甚至都未成年的我,不能因為這諸多的理由而在家待業。我別無選擇的加入了農民工行列,開始邁向生活裏新的轉捩點。

我的第一站是山西,那個陌生的城市,對我來說即遙遠的讓我深感恐懼,又對未知的未來欣喜若狂。生平第一次長途跋涉,第一次火車之旅,第一次遠走他鄉。

那個夏季,我跟隨一位同鄉一起背上厚重的行囊,起程。我們坐上那破舊的綠皮火車,伴隨著它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響,緩緩行駛在路上。一路上我打開的車窗,讓風吹進來,涼爽舒適,卻也總是把頭發吹的淩亂不甚。我向外張望著欣賞沿途的風景,還可以聞到沿路的芳草香。車箱內的旅人來來往往,根據他們的衣著言行,想像著他們的生活,並幻想著自己將來的樣子。我想像著我將要到達的那個城市美麗的樣子,想像著我的宿舍會乾淨整潔,我們的食堂寬大敞亮,還會有可口的飯菜......

歷經一天的長途跋涉,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。我沒有看到想像中的城市。引入眼簾的竟是一片荒涼的空地,空地上有幾排已搭建了幾層高的筒子樓房,樓牆內外橫豎搭建的鐵管鋼架,層次顯明的一層又一層。技術工人,正立與那鋼架之上,在努力的趕工。平地上的小工們(工地上沒有技術的人員統程為:小工)為能Neo skin lab 美容夠使技術工們正常運作,正快而有節奏的搬著磚、篩著沙子、和著水泥沙料等,推著鐵板小車輸送著物料。

有人過來帶我們去宿舍先放下行李。沒有希望就不會失望。當那人帶著我們走進那陰暗潮濕地下室時,我的表情已僵硬。這地下室讓我恐懼,心想”它萬一塌了咋辦......?“當那人打開其中一間宿舍時,撲面而來的惡臭,讓我噁心反胃,我幹嘔了幾下,忍住沒吐。我抬眼觀望著我將要入住的宿舍,即陰暗又雜亂無章。頭頂上方耷拉著的一根電線頭上接出的電燈散出微弱的光。我們的”床“,只是在靠牆位置壘成三排低矮的磚牆,然後在上面鋪上還算平整的厚木板。那”床“上緊湊的放著一床又一床的看不清顏色的髒兮兮的被子,衣物被蹂躪的皺皺巴巴的,亂扔一氣。用方磚架起塊小木板,就是桌子,上面放著盆子、缸子,吃完零食的垃圾袋子,地上各種臭鞋、臭襪子到處都是,這綜合的一切都散發著難聞的氣味。那人說”那邊還有倆位置,你們就睡那兒吧。先放下東西,要開飯了,拿著飯盆,先上去吃飯。“我更懵了,還要自帶飯盆?同鄉問我,”你帶了沒“,我搖頭,“沒事,先用空少課程我的,明天買個就成了”。對宿舍我算是徹底的失望了,那食堂我也就不報有太大的幻想了。即使沒有幻想,也同樣讓我吃驚一場。“食堂”就是頭頂天,腳站地的廣闊空地上(它確實寬大敞亮),竟然連個板凳桌椅都沒有。那可口的飯菜,就是一大鍋的水煮白菜湯外加白麵饅頭。工人們打完飯,隨處找一角落空地,三五成群的坐在板磚上的,蹲著的,站著的,邊吃邊聊卻也樂的其所。我內心有萬般委屈,”這就是我以後的生活嗎?這就是我將來的樣子嗎?這就是我的命嗎?“我突然好想家,好想回家。可是我是那樣的無耐,不得不選擇留下來,因為別無選擇,因為逃不開這即將面臨的生活苦難。

第二天清晨五點就被同鄉叫醒,“起了,起了,幹活去了“。對於我這初出茅廬,沒有任何技術功底的人,當然幹的也是最苦最累的小工。推著鐵皮小車,搬磚、篩沙子、拉水泥......(哪里需要我,我就在哪里),從日出到日落。每個飯時,我都狼吞虎嚥的吞食著那些”可口“的飯菜,竟然也吃的香甜可口起來。只是我灌倒肚子裏的那些食糧根本達不到身體需求,依然餓的饑腸轆轆。我一天忙的昏天黑地,累的全身酸痛。再回到宿舍,那頭天對宿舍的評價和感慨,一律拋至腦後。看到那”床“親切無比,什麼要衛生啊,要洗漱啊,全部省略,直接就躺到床上了,只覺得眼冒金星,天旋地轉,再也不想動彈。我能清楚的感覺到血管裏的血液在緩緩流淌,充斥著全身,慢慢地恢復著超額支付的體力。想像著這悲催的命運,可笑的生活,我已無力再感慨。再然後,我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。就這樣,我日復一日地勞作著。心酸的念頭慢慢消失了,反而會心心念念地想著,待工程結束我可以拿到的工資,我要怎麼支配?”我要給奶奶、媽媽買好吃的、買新衣服孝敬她們。我還要存好多好多錢,將來蓋一棟漂亮的房子,讓家人都住的踏實舒服。“就是這樣,我又開始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。

有了憧憬,就有了努力的動力,我越幹越起勁,也越來越順手,我都準備找個技術工套套近乎,也學個啥技術。必竟,不能當一輩子的小工,賣一輩子的苦力。是啊,想像是美好的,但現實是殘酷的。那個早晨發生的事,對於我和我的同鄉,還有那些工友們,都像是一場惡夢。”工頭跑路了“,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工地,人們都停下手中的工作,奔跑著相互告知,交頭接耳的議論。我聽到這個消息時,直接就懵了,瞬間呆滯,癱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腦嗡嗡做響,”我辛辛苦苦一個多月,滿懷著的美好的嚮往,就這樣,一切都沒了,活白乾了,工資沒著落了,領不到工資?就沒錢。啊!沒錢,沒錢我咋回家啊“(那時家境貧寒,可沒有窮家富路的準備,我僅帶的百十塊錢,除去來時路費,再就是平時偶爾給自己改善一下伙食,已所剩無幾)。就算是要飯回家,也得在認識路的前提下呀。我的腦袋又開始迅速的旋轉,混亂的思考。我靈機一動,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工地上到處都是鐵質物品,我賣點廢鐵不就有回家的路費了嗎?想到就去做,我果斷地從地上站起來,推著我幹活的小推車,去撿了一大堆卡扣(用來固定、鏈接鐵管角架的鎖扣),就推到廢品收購點去變賣了。收廢品的老闆實在是精名,他看我年紀小,推的又是工地上撿來的東西,將價格壓的很低。那一小車的卡扣,竟只能賣到30塊錢。”這哪能夠回家的路費“。我無耐的推著車往回走,思索著要再撿點其他的來賣,怎麼也得湊夠路費呀!我盯上了手中的小推車”這車不也是鐵的嗎“。掉頭回去,“老闆,你看這車給多少錢?“”15“,”給20吧,給20我就賣“,成交。路費總算是夠了。回到工地,我把我那已發黴的棉被、衣物整理打包。去問了同鄉是否要一起回家。同鄉說:”我再等等,萬一還有機會把工錢要回來呢。“”對啊,幹了這麼久,總是心有不甘,還抱有希望也屬正常”。而我,卻一刻也呆下去了,於是我和同鄉告別,便背上沉重的行禮,起程回家。

誰成想,這又是

看透了,才知道人生入戲,活著不易,回首往事,一切雲煙只是卓悅假貨一個句號。是誰剪了淩亂,是誰花了滄桑,善良的心兒去哪了,無情的緣分也散了。你看到的每一句話,都是我用心描述的,我說出的每一個句子,都是用情展望的。時間去哪了,落魄的時候,不知道你在哪里,孤獨的時候,不知道微笑在哪里。是誰廖無人煙,是誰花開花落,有心的夢兒去了遠方。

高峰的天,說著說著,就看不見了,莫言的人群,看著看著就走遠了,是是非非,不知道你的在意,卻熟悉人心的迷茫。哭過,敗過,未來的因果,十世的奈何,只是一句再也不見。我想我很簡單,只是你說不透,我想我很普通,看我的人多,懂我的人少。奈何橋,只是我今生的一個過程,人到中年,三生石只是卓悅假貨我的一個緣分。

錯過,才知道愛情不易,失去,才知道人心難懂,路過,才知道緣深緣淺。有你,我就有自信,有我,你就有擦肩而過,一個傳說,一個淩亂,時間不停,心在出發。走著走著就散了,心的溫柔是最大的守護,我舞曲江湖,只為瀟瀟灑灑,什麼繁華再見,什麼落墨成傷,只是一句蕩盡浮生。是誰,騙了最初的溫柔,是誰藏了最深的花月濃,人未央,只是一摟花魂。

歌舞平生,大海咆哮了太多的淒涼,人情冷暖,微笑只是。瀟瀟卓悅假貨灑灑,臨淵羡魚,我剪不斷最初的風景唯美,轟轟烈烈,天長地久,過去的年華,成了內心的一束梨花。桃花庵,人情未了,南柯一夢,指尖繁華,風吹動發簪,一撇驚鴻,我走了。懷念的曾經最美,浮生的一曲天花物語,蕩盡纏綿,流浪的心兒走遠了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